香草肥APP

“怎么,你打算做出什么选择?”殷若若问向凉风。

凉风却盯着殷若若的双眼,然后突然凑近了殷若若,盯着她的双眼,笑了一下。

“你以为我是谁啊,只要我不想,就没有人能让我做出选择。”

凉风起身,将黄瓜放回了购物车中,转身离,并没有给殷若若一个明确的答复。

殷若若看着凉风离去的背影,好像有些没回过神来,但是接着她也露出了笑容。

“不愧是你。”

殷若若突然想起来,凉风可是一个刚见面就敢对她出手的人。

这样的人,不是简单的利益就能请得动的。

“到底还是一个少年人啊。”殷若若感叹了一句,这次她直接离开,没有继续跟着凉风。

……

殷若若今天说的事情让凉风产生了一些特殊的想法。

殷若若说的那些话凉风倒不是怎么怕她来真的。

文艺女孩海岸看斜阳

不过她有些话没有说错。

比如一个人的能力终究是有极限的。

当然,这么说不是因为他不想做人了,而且那些不是人的玩意儿凉风也杀了不少了,能力好像并不比人强太多。

凉风在考虑,他需要一些帮手,还必须是那些有能力的帮手。

虽然凉风对殷若若的组织没有什么想法,但是这并不妨碍他自己想要建一个组织。

建立一个组织,未来调查关笙小姐的事情,或是保护自己的家人,就要容易多了。

而凉风的心中也很快就浮现了几个名字。

“暂时还不着急,可以慢慢准备……就是可惜了高考保送。”

……

柳茜还是追上了宁白。

“你跑什么?”柳茜问道。

宁白沉默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我的守护灵告诉我,跟在凉风身边的那个女生,很危险。”

“危险?”柳茜皱起了眉。

“你认识那个女生?”宁白问道。

柳茜也没有隐瞒,“没错,她是遗具使的一位支柱。”

“支柱?这是什么?”宁白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。

“支柱是遗具使组织中对高等遗具使中的佼佼者的称呼,实力极强,据说都有单独面对数只红衣的实力,如果高等遗具使单独斩杀了十只红衣,还保留了战斗力,那么便有资格晋升为支柱,也被简称为柱。”

宁白却皱起了眉。

他的守护灵也从他的身体中钻了出来。

“不是这样的,那个人给我的感觉,不是实力上的危险!”守护灵少女信誓旦旦地说道,“就是危险,那种让灵魂颤栗的危险,她绝对是一个危险的东西!”

“哦?”

听到守护灵少女这么说,柳茜感兴趣地眯起了双眼。

那个支柱,还有这样的特殊性?

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。

接着柳茜就拿出了电话。

“蜘女,是我,调查一下上次的那个支柱,我要她的全部资料!”

等柳茜放下手机之后,她喃喃道:“看来暂时不能动凉风了。”

“今天就到这了吗?”宁白问道。

“看来只能到这了,不过……”柳茜点了点头,接着笑了一下,“要不要去网吧打两局排位?”

“我给赵亚楠打个电话,带她一个,我们三排。”

“行。”

……

夕阳西下,很快,天黑了。

忙碌了一天的人们也都回到了自己的家。

凉风准备一桌还算丰盛的晚饭。

虽然凉风做的菜很好吃,只是凉风却还是察觉到,今天晚上餐桌上的气氛有些奇怪,而且凉父和凉母看向他的次数明显增多了,这也代表着,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,很可能与他有关。

最后凉风还是没忍住,问向了凉父。

“爸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凉父叹了口气,“你们班主任给我打电话了,你懂吧。”

凉风:“?”

“是你放学时候的事。”凉母补充道。

凉风的表情一僵。

一定是殷若若的事情,糟了,没想到这件事竟然传到了陆剑的耳中……必须要解释一下。

“我……”

凉风刚开口,就被凉父打断了。

凉父露出了一个还算和善的笑容,“儿子,这种事情呢,我并不算太反对,但是前提是学习成绩不能掉下来,你们班主任叫我明天上午去一趟你们学校,正好明天上午我没课,剩下的,你就自己掌控吧。”

凉母也点了点头。

陆剑没有说那个女生的具体模样,但是他们觉得应该是尤安然。

凉梓琪看了看凉父,又看了看凉母,然后学着两人,一.asxs.头。

虽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这个时候点头就对了,她还补了一句,“哥哥,我支持你!”

凉风:“???”

我的脑回路怎么有点跟不上自己父母的想法呢?

晚饭之后,凉风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写作业,撸猫,码字。

而在睡觉之前,凉风拿出纸笔,开始了写写画画。

他是在为建立组织做计划。

只是凉风没有经验,写写画画半天,最后的结果是凉风把纸撕了。

“算了,先睡觉吧,明天还要上课呢。”

凉风抱着凯萨琳上了床。

在特殊被子的按摩下,凉风很快就睡了过去。

……

第二天。

果然如凉父所说,他被找了家长。

凉父和凉风在办公室和陆剑聊了很久,虽然凉父表示自己会和凉风谈,但是凉风想到昨晚凉父和他说过的话,他觉得凉父在搪塞陆剑。

不过到底都是老师,老师何苦为难老师,凉父表现的很诚恳。

在和陆剑谈完后,凉父就走了。

而凉风回到班级之后,则是被人围了上来。

“阿凉,老陆找你有什么事?”霍子明问道。

“也没什么特殊的事情,就是聊聊学习的事情。”凉风敷衍道。

“阿凉,是不是因为你处对象的事?”突然有人说道。

“什么处对象?”霍子明等人回头看去。

那人解释起来,“就是昨天晚上我看到……”

凉风的笑容逐渐消失了,他拍了拍手。

“来,大家看这里……”

半分钟后,其他人好像木偶一样,回到了自己的座位,好似忘记了这件事一样。

柳茜和宁白都注意到了其他人的变化。

柳茜看向了凉风,“你这一手不错,是修行者的能力?”

凉风点了点头。

“小手段。”

“对他们没有什么影响吧。”

“放心,我只是让他们不再注意这件事而已。”

“原来如此,那这个能力对我有用吗?”柳茜问道。

凉风看了看柳茜,露出了笑容。

“谁知呢。”

柳茜也笑了笑,然后决定以后和凉风单独在一起的话一定要小心警惕。

她要是被凉风控制了,可能就不单单是发生这点事情了。

xiazaitxt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