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提示删除旧app

安夏儿震惊,“不错啊。品書網 ”

“他们生意肯定不错了。”展倩说道,“我这报社多少人呢!”

安夏儿笑道,“我说现在的《知星》不错啊,都可以养起一家蛋糕店了,看来你这报社越做越大了。”

助理小叶说道,“展总监,我刚去买时听说是展总监你要的,旁边的蛋糕店还说要免费呢,是我谨记总监你以前的谆谆教诲,绝不平白无故拿人家的,最后才给打了个五折,展总监很久没来了,连旁边蛋糕店的都想念你了。”

“切,想念我这个他们店的第一主顾罢了。”展倩一边拿出个马卡龙啃着,一边拿着盒子过来,“来来来,小夏,你也吃,我这三年在军区,最想念的是这里的马卡龙了……”

安夏儿便也拿起一个与展倩吃起来,“如今《知星》展得顺利,你也回到了军区,如今展家和你妈对你应该没别的要求了吧?”

以前展倩最大的烦脑,是她妈经常催她回展家,而展倩又一门心思想创业。

如今报社也开起来了,她也当回了军医,安夏儿想展倩妈妈应该放心了。

“他们没要求?你在说笑吧!”展倩翻了个白眼,“以前催老娘订婚,如今没事问我和裴欧准备什么时候结婚了,问裴欧对我好不好,这好不好也是他们让我们订婚不是么?现在我在华南军区他们电话都打过来,跟我去军区玩似的……”

“啊?结婚?”

安夏儿愣了愣,好笑。

虽然展倩与裴欧订婚了,但她看得出来,展倩应该还没有结婚的意思。

夏日柠檬黄少女

至于裴欧,也看不懂裴欧到底想不想结婚。

“是看你们都结婚了!”展倩说着盯着安夏儿,“如今你一回国,以6家少夫人的身份出现在6家宴会,目测今年名流圈和娱乐圈又要有大把人赶着坟似的结婚了。看着你和6白之间的恩爱,我老妈也被影响了,如今一门心思想催我结婚,给她生个外孙玩玩了。”

安夏儿差点被嘴里的给东西给呛到,别人她不想说,“那真是难办了,长辈在这方面非常坚持,可以说以催晚辈结婚为乐!”

展倩又一拍桌子,“我赞同!他们是以催我们结婚为乐!”

“当年6白娶我据说也是因为6爷爷催他结婚,那时6白跟6家的关系还没有现在好,都受不了6家催婚了。”安夏儿摇头,估记当时6白也是不厌其烦了。

“可不是!”展倩说起这事,开始大吐苦水,“特别是在你们6家的宴会看到你和6白生了三个娃,我妈回去展家后心情久久都不能平复,第二天打电话给我和裴欧,直接开口问我们什么时候结婚!”

“咳咳!”

安夏儿成功被呛到了。

她能想象到当时展倩的尴尬。

“之后我和裴欧两人都特么尴尬了一晚。”展倩说到这事,按了按额头,长长地叹气,“哎,不说了不说了,他们哪知道年轻人的烦脑,动不动结婚,哪那么简单。”

“但我结婚挺简单的啊。”安夏儿眨眨眼,特单纯地说,“我考虑一天和6白进教堂了。”

“那请给我来一打6白那样的大富翁,我只需考虑一小时间可以进教堂。”展倩说出所有女人的心声。

“啊?”

“开玩笑。”展倩叹气,“你那不一样好么,面对6白那样的男人换了别的女人也不会考虑啊……”展倩说着,猛地看向安夏儿,“诶,我说,你这是帮谁说话呢?你是我姐们你应该站在我这边吐槽我妈才对啊!你也在催我结婚?”

安夏儿忍住想笑出来的心情,抿着嘴摇头,“对,是展伯母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。”

“哼,本来是。”展倩终于得到了一点安慰,二人吃完东西后,她才说起个事,“对了,从我回到z国后,收到很多名媛贵妇圈里的茶会邀请,最主要是,她们想通过我认识你这个6少夫人,你去不?”

“名媛圈子?”安夏儿不知道为什么竟想到了柳小姐,放下杯子,“我很少参与,以前和柳小姐喝过几次下午茶,与s城的几个名媛和夫人见过面,不过次数很少,也少于跟她们联系与来往。”

安夏儿对那些人是不熟,塾不知,在外界眼是她高冷了。

展倩摇头,“你呀!”

“嗯?怎么了?”安夏儿抬起双目。

最后展倩叹了一气,“没什么。”你资本雄厚,确实不必顾及外界的人。

又道,“如今你以西莱公主的身份归来,又证明了你与6白并未离婚,如今她们自然想攀结你啊。反正,小夏你身为豪门少夫人,有空跟她处处也好,可以从她们的口得知一些消息。”

“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安夏儿笑。

“那些名媛太太们,可是八卦得很,估记什么圈内的消息哪个企业老总包二奶了,哪个出轨了,哪个隐婚离婚了都一清二楚。”展倩说又补充一句,“当然,像当时你和6白那种谁都料想不到的隐婚,她们挖不到。”

“你这么说,倒让我想起在6家宴会那晚的几个名媛。”安夏儿道,“那天晚,她们提到了安琪儿……”

“对。”展倩连连点头,“是这种消息,不是说安家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想救安琪儿出来么,那天晚,我听到慕董事长在宴会厅接电话,像是安家打来的,十有是让慕家去跟你求情。”

求情?

但那天晚慕董事长和慕夫人倒是没提起。

果然还是如6白说所说,慕家想跟6家恢复往日的友好关系,慕氏也早盯‘美利坚商会’并想加入了,所以慕家不会为了安琪儿再度开罪她或者6白……所以压根没帮安家说话吧!

安夏儿想着这个问题,轻轻地喝了口水,这豪门水深,过去两家还谈亲论戚要结为亲家了,也许一方一出事,另一方过河拆桥了!

“名媛圈子,也相互攀和聊八卦这些事,你要当个乐子去听听也好,这个想必那个柳小姐最清楚不过了。”展倩知道安夏儿对加入那些圈子并没有兴趣,“不过想和你现在也没时间,等你和6白的婚礼之后吧。”

安夏儿想了一下,“我确实没什么兴趣,今天早柳小姐还了一条信息给我,说想请我喝午茶,说s城很多太太都在……”说到这,安夏儿轻挽唇角道,“不过不巧,今天午我要接爱《知星》的采访,便直接婉拒了。”

“看吧,那些人已经在借助各层关系,包括我和柳小姐那边,想尽一切办法要认识你这个回国的6少夫人了。”展倩摊摊手,一副了然之态,“真特么厉害啊,以前不见她们对你这么热情。”

安夏儿倒不在意这样,“无所谓,势力和贪婪,是人的本性。”

“但算如此,你有空也可以去那些名媛圈子里走动一下。”展倩向她举了一下茶杯,“不为收拢那些人的人心,也要去示下威,告诉他们谁是z国第一豪门夫人。”

这人经受过低谷的落魄,站在高峰时也要享受高峰的荣耀与辉煌!

展倩这话倒是很合安夏儿心意,再次拿起杯子,以茶代酒向展倩举了一下,“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,与我看法一致,不过我刚回来那些人想见我,也妄想得太好了。”

以前看不起她。

现在她也不是那些人高攀得起的!

“不愧是我展倩的朋友,我喜欢你这腹黑的性格。”展倩也道,仔仔细细看着安夏儿甜美的脸,“仔细想来,6家的两个少爷不只是遗传到他们父亲的城府与霸气,你和6白的腹黑值只会生出两个小腹黑嘛,哈哈。”

“不。”安夏儿挑了挑眉,“我是这个世界最美好的孩子。”

“你单纯起来,也眼个小孩似的。”展倩一句话解释清楚了,“或者你们三个孩子将你们的性格遗传得很均匀,则是遗传了你的吃货属性以及你的单纯与善良也说不定。”

“善良?”安夏儿绯红的芳唇动了一下,“你若是知道南宫蔻微的下场,你可能不会这样说了。”

“哦,南宫蔻微怎么了?不是被6白关在浅水湾么?”展倩从裴欧那得知了这件事。

“我回来了,还会让她继续呆在浅水湾么。”安夏儿扬的唇角缓缓降下,垂下眸子,“我是可以一定程度原谅一些人,但不包括某些一心想致我于死地的人。”

“所以南宫蔻微现在人在哪?”展倩想了想,问,“我今天早刚听到一些消息,好像说南宫家族的一个管家想跟6家打官司?要从6白手将南宫蔻微带回去?”

安夏儿不想问展倩从哪得知这个消息的,展倩以前做记者,后来开报社,她的消息一向很灵通和准确。

“打官司?他们是痴人做梦。”安夏儿站了起来,“凭现在的南宫家,他一个管家用什么跟6家打官司,输是可以预见的下场。我不担心这个。”

“那是肯定的,我本来打算问问南宫蔻微的事,因为外界已经传出了一些南宫蔻微在6白手的事。”展倩情急地问道,“你现在告诉我吧,南宫蔻微不在浅水湾了?哪去了?”

“我让人送去精神病疗养院了。”

“啥?”

展倩眼珠子差点掉下来。

知星如今的办公室用了两层楼,内部改变成了一个像复式楼宇的风格,安夏儿走到窗边看着外面大办公室内忙得鸡飞狗跳般的编辑人员

“让她继续呆在浅水湾,也只会膈应我,小宸和小玺出的主意好,直接将她送去精神病院吧。”

这是个不错的主意!

不然她还真为将南宫蔻微移到哪去感到苦恼呢!

“不不不!”展倩迅冲过来,抓着她的肩,“我震惊的是你为什么会将她送去精神病疗养院,连医院都不是?”

精神病医院是治疗的,而精神病疗养院,是彻底放弃了治疗!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