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哈丝瓜app

两人走到洋房外面,按响门铃,很快就有一名保姆过来开门。

“军长夫人,我们谢蝶姑娘已经等候你们多时。”

“昨天听说是你出事,我们姑娘整夜都没睡好。”

“怎么脸上这么多的伤痕,姑娘看到以后,恐怕更要伤心。”

“苏姨,没事的,就是一点皮外伤。”

“谢蝶在哪里等着我们?”

“就在后花园。”

有保姆指路,苏妙儿与南初很快找到谢蝶。

谢蝶背对着他们,坐在一架秋千上面,旁边茶几上面,放着一杯咖啡,还有几份文件。

“谢蝶!”

苏妙儿一喊,谢蝶转身看向她们,然后露出灿烂一笑。

这个笑容,闪到南初的眼,眼眶瞬间一红。

粉红女生温柔如风

南初想起从前在帝都的时光,那个时候的她,狼狈,辛酸,处处受到压迫。

只有谢半雨愿意在那个时候,朝她伸出双手,拉她一把,她们是彼此的患难之交。

但是南初成长的太慢,没有好好保护住她,才让谢半晴陷害,逼的跳下悬崖。

“南初,好久不见。”

谢蝶从秋千下来,一步一步走到南初面前,将她抱住。

这句好久不见,让她等待已久。

虽然一直都在云城,但是因为肖羡的关系,谢蝶可以清楚知道锦都一举一动。

当知道南初死于火灾时候,谢蝶控制的好好的抑郁症再次发作,险些就要自杀,后来多亏肖羡经常从y国偷拍星星照片给自己,谢蝶才熬过那段时间。

四年后,肖羡传来好消息,证实南初没有事情,谢蝶从那个时候开始,就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南初。

“臭丫头,没有良心!”

“在外面这么长时间,都不知道和我说一声,是不是根本没把我放在心上?”

“主要是在担心行踪让谢半晴知道,影响复仇计划,可以谅解吗?”

“臭丫头,想要报复谢半晴就直说,我们现在飞到y国,找她打个痛快!”

“不行,这次我想靠我自己。”

“好了好了,别哭了,怀着孩子,一直哭哭哭,小心生出来的女儿不漂亮。”

谢蝶松开南初,来到茶几边,拿起一张纸巾,为南初擦脸。

从前读书时候同样如此,只要谢半雨服软,南初就不再和她计较,她们握着彼此的手,没有说话,但是无声之中涌出许多思念。

“你们两个,真是完把我当做空气,是吧!”

苏妙儿不满的嘟囔。

明明两个都是她的朋友,怎么现在反而把她隔绝在外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对待病患我们确实不够贴心。”

“来来来赶紧坐下。”

“说起来,这次让你受到这种事情,都是我的原因。”

谢蝶不好意思的说。

“没事,一点小伤,可恶的是偷钱,要污蔑我的坏蛋。”

苏妙儿一屁股坐在秋千上面,开始荡起来。

南初与谢蝶四年没见,彼此都有很多话想说,苏妙儿则在她们身边,听着她们闲聊。

整整过去半天时间,她们还是觉得说的时间太短。

最后还是官缚电话过来,让南初与谢蝶停下说话。

接通电话,南初先和官缚汇报起苏妙儿的动向。

“官缚军长,不用担心苏妙儿的情况,我们就在一起说说话。”

“陆夫人误会,这次联系和苏妙儿无关。”

“那是什么事情?”

南初不解的问,她和官缚之间,似乎并没私交。

“记得四五年前,陆夫人说过一件事情,说是想要寻找一个叫做范启星的男人。”

范启星这个名字,今天一而再,再而三的提起,南初立刻提起精神。

“没错,以前的确是有让官军长帮忙找过,难道是有什么线索?”

“是的,我们已经抓到范启星,而且范启星就和偷窃六十万这件事情有关,现在要是有空,可以过来看看。”

“好好好,现在我就过来!”

南初挂断电话,紧张的看向谢蝶。

“出什么事,让你这样慌张。”

“半雨,范启星这件事情有线索,现在官缚让我立马过去确认。”

“砰,啪!”

让谢蝶捧在手心中的咖啡杯直接摔碎。

“要不我先去看看,说不定只是误会一场。”

“你们去吧。”

南初牵着苏妙儿的手,转身就要离开洋房,只是离开时候,谢蝶追过来,将她们喊住。

“南初,不管结果是什么,都要第一时间联系。”

“没有问题。”

半个小时后,南初抵达部队,直接去找官缚,和官缚一起在的还有陆司寒。

“你们刚刚说找到范启星,人在哪里?”

“把纪飞白带上来。”

官缚说出一个与范启星完没有关联的姓名。

只是这个所谓的纪飞白出来的时候,赫然就是范启星的脸。

时间已经过去整整四年,范启星这四年时间里面,应该有过微型整容,但是南初还是可以一眼认出。

是他,绝对就是这个混蛋,当初就是他的那叠照片,害的半雨跳崖用来证明自己清白。

“你们是怎么找到他的。”

“听你这话,看来纪飞白就是范启星。”

“说来这次其实都是巧合,纪飞白是副官手底下的兵,和副官关系一向很好,但是却染上赌博这种恶习。”

“前段时间纪飞白看到苏妙儿进入办公室,等苏妙儿离开以后,也跟着进入办公室,拿走六十万现金支票。”

“而且谋划已久,在事情暴露时候,立刻和副官说起苏妙儿平时可疑的点,让我们将目光通通落在苏妙儿身上。”

“直到这次高落撑不住,说出是让纪飞白要挟,我们这才知道被耍。”

“等抓到纪飞白以后,我们调查他的身份信息,结果再次吃惊,所有身份信息居然都是假的,一通调查担心是敌国细作,结果发现是个帝都来的,叫做范启星。”

“范启星这个名字,想了好久,终于让我想起,当初是你让我帮忙找的人。”

官缚将事情来龙去脉仔仔细细和南初解释。

南初点点头,看向范启星,眼神当中是说不出的冰冷。

当初在锦都她们念范启星是同学,所以多加照顾,结果就是养头白眼狼。

这次绝对不可能轻易放过他的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