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免登陆最新版下载

卞庆和沉默片刻才缓缓说道:“黄哥,你应该比我更清楚,昆仑山之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——哼,朝廷按张国师的意思,硬要说击败西界魔兵是神界的天兵天将,可是老百姓私下谁不知道,打退西界魔兵的是妖王雪帝!朝廷这么做,只会欲盖弥彰……”

黄义不等卞庆和说完,立即压低嗓门恶狠狠地喝道:“小和,你这话简直大逆不道,罪当问斩!你给我听好,哥哥我现在就把当年的情况再跟你说一下……”卞庆和看着被黄义青筋暴起的手臂,只能哑着嗓子说道:“按国师所述的史书上,确实如此,可是……黄哥,咱俩走遍大江南北,谁不知道这破江山是雪帝拼命保下来的?”

张庭幕冷眼看着这两个忘了正事的大内高手,只能耐着性子说道:“我还有事要办,你俩想拖时间的话,可是找错人了……”黄义见张庭幕识破了自己的小伎俩,只能满脸紧张地拍了拍卞庆和的肩膀。张庭幕脸上的不耐烦越来越明显,黄义只能硬着头皮问道:“好吧,张少侠果然遵循老祖宗的教诲,深信人之初,性本善——只是张少侠可曾想过,这妖王雪帝,有什么理由保下这东原汉人的江山呢?”

卞庆和也怕张庭幕突然发难,手里的单刀握得更紧了。张庭幕知道他俩不会轻易放自己走,索性把右掌横在胸前摇摇头:“两位大人,在下觉得妖、人本是一家,可能是因为张庭幕生在凌州城吧。在下的老家那里,人、妖通婚很正常,也极少有饿死孤儿的情况……”

黄义满脸尴尬地笑了笑,然后小声说道:“张少侠说到底还是因为那俩姐妹啊,下官早就料到了……说起来好笑,无论士兵百姓,还是达官贵人,就连大部分妖怪就是吃咱汉人粮草米肉活下来的。妖人同行,互通有无,即使是深山隐修的妖怪,也会来咱们人间买些油盐酱醋之类的东西……”张庭幕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:“怎么又扯到粮食上去了?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黄义顿了顿,一五一十地对张庭幕坦白道:“实不相瞒张少侠,虽然张国师未能及时把粮草用来赈济灾民,但是小人觉得,就算是张国师早早把调集的粮草分发给城内灾民,那对姐妹的遭遇也在所难免,除非她俩不吃咱们的粮食就能活下来……”张庭幕自然没料到张洪是带着军饷粮草过来的,然而他身为国师却通敌叛国,任由百姓死于饥荒兵乱,因此张庭幕心中的怒意更甚。

张庭幕咬紧牙关一声冷笑:“张庭幕也听说过,妖怪化为人形后,就要摒弃兽性以米粮为生……黄大人,妖怪尚且知道生而为人,为什么当朝国师就是个衣冠禽兽?!”黄义满身冷汗地看了张庭幕一眼,又快速地斜了卞庆和一眼——卞庆和也正满头冷汗地看着张庭幕。

黄义默不作声地往后退了一步,默默把右手放在虎头刀上说道:“张少侠,刚才那对苦命的姐妹俩,就算有赈灾粮食的接济,也活不过两个月的,眼下世道混乱,谁还顾得上她俩呢……”张庭幕不听这还好,一听那两姐妹的事,立刻杀气一炽喝道:“所以她俩是不是你弄走的?告诉我她俩在哪!”

黄义被张庭幕狰狞的神情吓了一跳:他没料到张庭幕居然如此在意两个素不相识的小姑娘,而且张庭幕此时冷峻的眼神,简直比刽子手将要行刑的时候更加凶恶凌厉。黄义愣了片刻才有些心虚地说道:“张少侠,这破房里的事,可没在我职责范围之内啊,下官也不敢说!”

张庭幕默不作声地弯下腰喝道:“别的我不管,只是我已经仔细查过这两间茅草屋了,没见到两姐妹的身影。黄义你给我说实话,是不是趁我不在这,你派人偷偷把这姐妹俩弄走了?!”黄义还没来得及说话,张庭幕已经运足内力挥起一掌,雷霆万钧的天罡手直接打向黄义的小腹。

黄义刚跟张庭幕接过招,自然知道张庭幕刚才只是为了逼退他和卞庆和,所以并未使出全力。但此时张庭幕杀意十足,即使张庭幕使出五成功力,黄义也万万不是他的对手,何况张庭幕此时正在气头上,恐怕十二分的力气都使出来了。黄义、卞庆和惊慌失措地躲开疯牛一样的张庭幕,分别向两边跃了几步。

黄义脸色煞白地说道:“张少侠,你不是一直跟我在一起么!小和也没走开过,下官真没时间安排这事呀……”张庭幕依旧满脸怒气地瞪着黄义,其实他就是无处撒气,想找人打架而已。张庭幕直接一招天慧甩杆重重拍在黄义的小腹上,黄义觉得腹间如同刀刺般疼痛,接连后退几步才痛苦万分地蹲下身子。然而此时张庭幕已经大步跃起,右手成掌直拍黄义的天灵盖。

白皙清纯妹子难忘与你之间曾经的那段爱恋

黄义情急之下,只能忍住剧痛高声喝道:“张少侠,你若是再浪费时间,那对姐妹就要被张国师弄死了啊!”张庭幕虽然怒火攻心,却下意识地在半空调整身法,身子一扭重重落到黄义面前。虽然张庭幕没打算要他姓名,但是劲力十足的右掌已经擦到黄义的耳朵边。黄义一脸冷汗的咽了一口唾沫——他知道张庭幕和张洪有过节,此时他只能把祸水往张洪身上引了。

张庭幕慢慢收回右掌问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?她俩是被张洪弄走了?!”惊魂未定的黄义急忙点点头:“张少侠,你听下官说完!刚才那俩姐妹真的有问题!你仔细想想看嘛……这都多少天了,她俩居然还没饿死,这很不正常!没准就是有人奉了国师法旨,让她俩活到现在的……”

张庭幕眯起眼睛看着他没有说话,黄义见谎话起了效果,只能硬着头皮接着编下去:“……而且这俩小姑娘,很可能就是为了牵制住你们几位才布下的棋子呀……只是眼下……她俩不知道被谁弄走了,你也不能拿下官出气吧……”

fpzw

Tagged